年糕@深陷leo沼泽的迷妹

嘉德罗斯×我[生贺] 那就由我领养你吧![1]

#前方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
#前方大量语句不通!!错字!!
#明明是生贺却没有完结[因为到这个点了都还没有写完]

"拜托了"

看着面前的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男人低头请求自己,本来打算拒绝的看到那个死要面子的他不惜低头的诚意,就答应下来。

现在看到客厅成堆的快餐包装和撒的满地的可乐,真是恨死了自己当时心软的自己。

"嘉德罗斯,你难道不想解释一下吗?"忍住自己的怒火,时刻提醒自己眼前的人还是个孩子。还不是自己的孩子,是别人暂时借住在我家的孩子。

"是你这个渣渣回来的太晚了,我饿了就不能自己点东西吃吗!"面前的这个孩子丝毫不认为自己哪里做错了,还一脸‘明明是你这个渣渣的错现在竟然怪罪本王’的表情。

"我早就准备好了你的三餐在冰箱了,只要热一下就可以。"我反驳道

"那种饭是人吃的??全部都是蔬菜!你当我是兔子!"嘉德罗斯为表示自己的愤怒使劲踢了桌子,只听桌子[咔嚓]一声,自己前天才换的桌子眼睁睁看着他平整的碎成两半。

平时的我看到这个场景肯定是忍住怒气,不跟这个小祖宗计较去收拾客厅。

但是这次不一样。

一直以来都没有发现,不!应该说早就应该发现现在才察觉到的事情。

因为现在科技的原因,几乎没人再使用短信,所以自己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养成了不看短信的习惯。今天打算清一清短信时,才发现自己的支付宝一直在被扣钱。这才反应过这个嘉德罗斯天天买外卖的票,原来都是直接用我的支付宝付的钱。

要不是这次心血来潮看了短信我可能都不知道这个小祖宗背着我花了多少钱!

"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支付宝密码的。"

"像你这种女工作狂还是个单身狗,除了自己生日还有什么可以当做密码的。"

暴击-10000,感觉自己脑门上插着两道分别贴着工作狂和单身狗的箭头。

不行不能这样被他踩在头上!

"你爸爸难道没教过你不能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吗?"我拔掉头上的箭头,心里今天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假的螺丝认错。

"你又不是别人"

诶?自己因为嘉德罗斯的话,不知为何竟然莫名的感动了一下,毕竟也和这个小鬼过了一段时间会产生感情也是正常的。一直认为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原来只是傲娇了啊!

噗噗,真可爱。看在你这么可爱我就原…

"你是渣渣"

……把我的感动换回来!!

"你你你你…!!!!"

"本来就是渣渣,再加上口吃以后就别想嫁人了…"

好,我投降。

我认命。

但是你的爸爸要早遭殃了!!

"我艹你爸艹你妈艹你全家………!!!!"
我打通那个小鬼爸爸电话刚接通就直接吼过去,我要让他知道他的儿子让我受了多少气!

待我心情逐渐平复下来,电话里的人才慢慢吐出一句,

"舒服了?"

"嗯

"那你能不能再让他多住几天?"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火气又冒了上来。

"您现在撤回刚才的话,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不然我现在就拿着菜刀到你家杀了你家的狗,剥皮扒筋然后逼着你全部吃肚子里去…"

"喂喂…别这么吓人"电话那头的人打了个寒颤。

"本来我就不擅长对付小孩子,更别提你家这位。这孩子你给他个金箍棒,他绝对能大闹天宫。"

"是是是,您辛苦了!"

"不是我说你怎么说也算是个正经人,怎么把这孩子惯成这样。以后这孩子进去社会怎么办,你这个当父亲可要张点心!"

"停停停!怎么越说越不对劲啊!他可不是我的孩子啊。"

嗯?哈?!

"哈?!!那这孩子是谁的??不会是你绑架的吧?让我养是为了脱离嫌疑什么的?!你你你个鬼畜社会人!!"

"停停,你想象力太丰富了。"

"那你快点交代,我都抚养了两个月的孩子他都不知道他父母是谁!"我怒吼道。

"好好好,这就说。我和这个孩子是因为一个案子相遇的,这个孩子抚养权由我负责。"

"抚养权?他的父母离婚了?"听到这个消息,竟然开始心疼嘉德罗斯,不行就算离异我也不能同情他!不然我就只能同情自己了!

"如果是普通的父母离婚争夺抚养权也不至于我两个月都没个结果。"

说的也是自己的青梅竹马虽然在我面前总是吊儿郎当的,但是作为律师的他严谨认真,绝不含糊。能让他拖了两个月的案子绝不简单。

"嘉德罗斯本来就是孤儿,被一个老教授看中抚养,到现在这个教授走了,下面也没子。所有的财产都留给身为养子的他。但是嘉德罗斯没有成年,根据法律这笔财产应该先交给监护人来保管。"

"所以嘉德罗斯变成财产的附带品??"我的愤怒转移到对那些为了钱把嘉德罗斯当成附带品的人身上。都是你们害得我受这个罪!!

"如果是这样我最多拖一个月,不至于拖到现在。也不是所有人都贪图他继承的财产。"

"难道还有贪图他的智慧?"我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虽然这个孩子能猜出我的支付宝密码是有点小聪明,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小的孩子…

"对,智商有提高啊!竟然猜对了!"

……我不承认。

"嘉德罗斯可是那个圈子有名的神童,他原来的监护人很多实验成果里都有嘉德罗斯的帮助。所以很多人为了自己的实验成果,愿意不由自己保管嘉德罗斯的财产,只要嘉德罗斯愿意跟着自己就行。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一些跟风的富商,也要争夺嘉德罗斯的抚养权。"

"……"

"诶?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觉得你是鬼畜社会人的可能比较大。"

"我是直的,而且我是律师,三年以上无期徒刑,我还是知道的。"

觉得自己的脑袋转不过来了,嘉德罗斯是神童,而且还有一大笔财产。

但他在我眼里只是个任性,跋扈,喜欢快餐汉堡的小孩。现在听到的他和我所认识的他完全不一样。

"我觉得我真是太混蛋了…"

"怎么了忽然?"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的一切却把他当做普通小孩子看待,他经历的比我这个进入社会的人还要多…"
内疚感直冒心头,

"天哪?你圣母心上头啊?不像你啊?"

哇…我好像揍你啊…

"你就用你自己的方式对待他就好了。"

"嗯…等等?感觉还是哪里不对劲!这跟我抚养他有关系??"

"切,反应过来了…"

这小子……

"因为争夺抚养权的人太多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很长时间,但是这段时间也不能把他放任不管。所以先交给负责他案件的我。我现在天天整理那些人的资料和接听那些人的意见。他们为了能让嘉德罗斯同意接受他们,天天往我家跑想见一面,还各种讨好,有时还会当着嘉德罗斯的面争吵。即便我规定他们不准再判决前见嘉德罗斯,他们也总会故装偶遇什么的。"

确实,听到自己被像物品一样的争来争去对于嘉德罗斯太残忍了。

"而且我还是单身,万一找到个女朋友带回家看到他怎么办啊…"

我觉得这才是你真正把嘉德罗斯给我抚养的理由。

"你就看在自己那一瞬间的圣母心的份上,帮帮忙。这孩子再在你那里住一段时间。"

"听到这样的事情你叫我怎么拒绝!"

"这才是好同志!"

"你才同志!"

"嘟嘟嘟…"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还是想以前那样解决完就挂电话。

"渣渣打完电话了!"

我转头看到嘉德罗斯就在自己身后,吓得退了一步。又想到嘉德罗斯的经历,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对待他。

"怎么了?嘉德罗斯。"我拖着自己筋疲力尽身体,蹲下来与嘉德罗斯尽量平视。

"我饿了!"

"那我给你做饭!"

"我不吃兔子菜。"

"那你想吃什么?"不气不气,对他要好要好!

"楼下汉堡店。"

我怀疑你就是汉堡做的…算了算了。

我拿着自己的手机,本想着晚上天黑牵着嘉德罗斯的手,刚碰到就被他摔开。

"渣渣!别把我当小孩子!"

你不是小孩子是什么?真不可爱!

当然我并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下,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条街灯火照射的原因,嘉德罗斯的脸红了一下。不不不,这个孩子怎么会脸红,一定是我看错了。

刚到汉堡店,嘉德罗斯就直接抢过我的手机,对着正在排队的人们喊到

"渣渣们,还不给都我滚开!"

卧槽我是怎么想起来把你带出来的!

旁边的视线集体转移到我们身上,时不时还能听到一些责备的话语。我现在就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赶紧向排队的人道歉。带着嘉德罗斯,赶紧逃离这里。

"干什么渣渣!!本王饿了!"

"我现在去跟你买!你先回家!"我好声好气加半推半赶让嘉德罗斯回家,然后发誓绝对会很快送到的,嘉德罗斯才勉强同意回去了。

松了一口气,但是再进那家汉堡店的勇气实在没有了。看看附近有没有其他的汉堡店,在我刚找到时电话忽然响了。

"喂?是我!给你说个事。嘉德罗斯在你那里的事情暴露了。可能会有人来找你见嘉德罗斯,你可要守住底线。嘟嘟嘟…"

卧槽挂的这么快,你是多急?

刚挂电话,一个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我们能谈谈吗?"

阿欧…你们速度好快啊…

就这样被几个黑衣大汉拉进车内,带到一个一看菜单就知道这地方肯定很贵的地方。

"小姐,那我们直奔正题,我希望能与嘉德罗斯见一面。这个孩子从小无父无母,跟着一个只知道研究的教授在一起。太可怜,我想由我来收留他,让他有更好生活。现在熟悉熟悉方便以后在一起生活。"

"可是你们不是有规定在判决前不能会面吗…"

面前的人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茶杯。向着后面的招了招手,后面的人把两个箱子递了上来。打开箱子,金灿灿的金条显露出来。

眼前这个斯文的男人,尽管穿着低调的着装,但是也是只是个披着羊皮的狼而已。

"我明白了"

"小姐真是明白人!"

"但是我不要金条,喜欢买金条的都是些大妈,我正值青春太俗太俗。而且现在金条回收价起伏太大,我一个姑娘家没有什么背景。只有被坑的份。"

"那我换成现金给小姐…"

"别别别现在钱最不值钱,就好比说有人换美金升值,然后特朗普上位美元一直跌。你给我现金万一我们的国家那个领导发生什么事,这钱在跌了怎么办?我不就亏了"

"那小姐想怎么样?"对面明显不耐烦了,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气。

"我就要嘉德罗斯好了!"

"小姐我觉得你是在拿我我开玩笑"

"诶!挺聪明的啊!"

看着那个男人脸色越来越黑,自己却越来越高兴。这个男人肯定没想到自己放了那么长时间的人上人,今天却栽在一个打工族手上。

过了好一阵男人缓和了一下,开口让别人撤下箱子。

"对不起啊小姐,我把小姐想成那些小人之辈。"男人立即换了一份面孔,"但是我觉得小姐你应该同意,我在这群争夺者的队伍里虽然算的上是排行在前。我不需要嘉德罗斯的财产,也不需要他的才能,只要他能当我的儿子。"

"那我就不明白了,那为何要领养嘉德罗斯。"

"我也不想欺骗小姐,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的是嘉德罗斯这个神童的头衔。"
男人话语让我感到异常的不舒服,这种说法就像是…就像是把嘉德罗斯当做饰品一样。

"虽然听起来,好像是把他当做工具。但是这是对他最好的结果。跟着那些所谓教授一起钻研小孩子不喜欢东西。我能给他最好的事物。给他孩子本应该享受的东西。哦对了,其实小姐你也不需要做什么太大的事情只要让我见见孩子,帮我说说好话就行。你以后想见这个孩子随时都可以,我绝不阻拦…"

"你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狗。"我到打断了他的话,因为我无法忍受这种自以为是,把人当做物品一样的话语。

"不应该是狼吗"男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反问道。

"别侮辱狼了,狼是为了捕捉猎物而装扮羊,在被人脱掉羊皮时的他的自尊和骄傲绝不会消失宁愿别打死也不会屈服,而你只是个掉进钱眼里的狗别人脱掉羊皮就对人点头哈腰,和人共处下去。"

"那小姐的意思就是不合作了?"

"等你分清狼和狗的区别再说吧"我气愤离开了座位,男人也没有拦着只是默默地说道
"但羊始终抵不过狗啊"

评论(9)
热度(123)
ES/AOTU/家教/fate/小英雄/文豪/火影等

乙腐双吃/人丑弧长/圈地自萌/杂食动物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