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深陷leo沼泽的迷妹

那就由我领养你吧![嘉德罗斯篇番外+预告]

 #嘉德罗斯×我

#小学生文笔、错字语句不通十分抱歉

#雷总出没注意,雷我友情向!

#卡米尔篇预告

#结尾草率

 

每天工作累的半死,回到家唯一的精神安慰就是能在躺在自己的床上什么都不用想然后酣睡过去。

 

但是我为什么还在打扫卫生!!

 

我怒视着造成这一切主人,然而本人却毫不在意继续享受我买的晚饭。

 

[雷狮我不会说让你打扫卫生这种话,但是请放下我的晚饭!我今天可是只吃了早饭,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跑到下面去买晚饭了!]

 

本身收拾被他弄乱的房间就够累的了,看到本来是慰劳自己的晚餐被吃饭心情就更加抑郁了。

 

[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好处就要强。横行霸道就是我雷狮海盗团本能。]雷狮完全没有顾及我的心情,继续享用着我的晚餐。

 

对了!这货还是个中二病,天天喊着什么雷狮海盗团什么的。在我看来羞耻的不得了,你这样你家人知道吗?

 

[本来是吃过的,看到这顿晚餐不错强来当夜宵应该不错。果然直觉没有错。]

 

吃过了还吃撑死你!!

 

可恶可恶!这个小鬼简直比嘉德罗斯还难伺候。嘉德罗斯不爽会直接说出来而且有他的理由,而雷狮没有理由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我任性'堵塞我让我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即使有时我会获胜,但之后雷狮就会让我知道让他隐忍的代价,导致我对他完全没有办法。

 

[雷狮!你不要太过分!我也是有底线的!]

 

[哎呦~生气了?但然并卵。]

 

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让神派你来惩罚我!

 

雷狮享用完我的晚餐把餐盒丢到垃圾桶里,把腿搭在茶几上顺手打开电视。

 

嗯,这一点比嘉德罗斯强,至少丢到垃圾桶里面了。

 

电视播放着最近不管到哪都能听见看到那个雷氏集团三男离家出走的事情。

 

[没想到你竟然会看新闻,还以为你只会看海贼王。]

 

我用拖把支撑着自己的疲劳的身体,感叹着中二病竟然会注意这些社会新闻。

 

雷狮笑笑并没有理我专心注视着电视上报道着。

 

嗯…看来对我说的话不感兴趣啊…

 

我赶紧打扫完了卫生,伸了伸懒腰。打算在外卖到来前去睡一觉时,

 

[作为记者你怎么想,这个被人称为任性的三男。]

 

[嗯?雷氏三男?怎么了忽然问这个问题?]

 

[闲聊而已。]

 

你跟我闲聊谁信啊?虽然这样想,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总之反正我的晚饭外卖还没有到,和他聊聊也无所谓。

 

[当前拥有的情报,雷氏三男先是立即出走,然后雷斯集团又传出要领养孩子的小道信息。应该就这些。大大小小的情报只有这两条是相同的对吧?]

 

雷狮点了点头示意我再说下去,

 

[被大众接受和认同的事件真相是雷氏集团的三男不能接受家里继续领养孩子,因任性离家出走。但是作为记者的我反倒觉得有些奇怪。]

 

[哦,奇怪的地方?在哪里?]

 

[领养情报是在雷氏三男之后的事情吧。就算是现在雷氏集团老总也没有正式宣布自己有领养孩子的信息。那为什么那个雷氏三男急于用立即出走的方式来阻止自己的父亲领养孩子。]

 

[也可能他认为这种方式最有效,想把事情闹大。]

 

我开始思考雷狮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但是那个雷氏三男真的认为离家出走是最有效的那不是太愚蠢了吗?

 

就算是普通人也是明白逃避没有用这件事,现在最有效的事情是待在父亲身边劝阻他,让他打消这个念头才对。就算是想把事情闹大也不用这种形式,只要是利用身边实力就可以了何必牵扯自身。再加上以往三男的评价他绝不是愚蠢到连这都看不透的人,然而却这样做了。说不定...

 

[不对,顺序倒了也说不定。]

 

雷狮眼里一瞬闪现光芒,原本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一只,

 

[哦,为何这样说?]

 

[虽然只是我的猜想,雷氏集团的三男可能并不是因为领养孩子而离家出走,而是为了别的目的而离家出走。]

 

这次雷狮把腿从桌子上放了下来,坐在里我较近的位置。我因太过集中并没有注意到他。

 

[事件虽大但也好解决,只要不领养孩子就行的事情。原本领养孩子这件事就是件没有确定下来的事情,但三男却因为这件事情离家出走。正常来说,父母想要找回那个三男应该放出不领养的消息才对。但现在的领养的消息却越来越多。感觉现在的局势反而有点像是不领养那个孩子三男不会回来的感觉。更奇怪的是雷氏股份各种波动,三男的股份一直上涨而长子和次男的却不断下跌。雷氏集团的是能力制度,每个继承人所得的股份都是平均的,当然领养的孩子肯定也会得到一份才对。这样他们每人都会缺少一部分股份才对。]

 

我就像是找到了什么关键点一样兴奋得不得了,

 

[然而这个离家出走的少爷好像并不担心这一切,他的两位哥哥现在却焦头烂额。说不定三男和那个领养的孩子是一伙的!不不不,说不定那个领养的孩子是私生子什么的。]

 

我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真相一般,兴奋地转向雷狮原来坐的方向,然而人早已不在哪里,往回看到放大数倍雷狮的脸,感到一丝尴尬赶紧转头,

 

雷狮反倒是好像是得逞一样的表情,也没在意刚才的事情。

 

[总感觉你当新闻记者有些可惜了。]

 

恩?这是认同了我的能力了。现在冷静下来,刚刚想的事情真的够扯,什么私生子啊...

 

[啊,我想做的记者是报道真实而不是胡乱猜测做一些引人注目的事情。而且像我这样的脑洞这么大的人,把那些脑洞写成报道肯定会得罪人。]

 

[有些事正因为心虚才会害怕才会憎恨他人。]

 

雷狮起身打了一个哈欠,朝我的卧室走去,但是却被我死死拽住他的头巾。

 

[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再睡我的床了,你这个流氓海盗侵略者。]

 

雷狮已经在我家住了快一个礼拜,虽然可以像这样互相聊天,但是其实我和他也只有这一周交情。这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的家里,然后就这样没说原因的住下来。我也试过报警,但是每次警察来的时候他又会美名其妙的消失。害的我被警察训了一顿,然后他来冒称我弟弟来接我。跟警察说就是他,但警察反问我‘有强盗会来接你’的话给堵住了。

 

[而且你打算住到什么时候?]

 

最重要的是这件要是被嘉德罗斯知道了,我这条小命就不保了。

 

[你的外卖好像到了。]

 

[哦?]

 

这就在要确认的瞬间雷狮的头巾挣脱我的控制,然后迅速移动到我的房间关门的瞬间我看到了他奸笑表情。

 

[雷狮————!!!!!!]

 

怒吼过发现自己更饿了,拿起自己的手机想催促自己的外卖时,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下单。

 

啊...饿死了算了...

 

重新点了外卖躺在沙发上等待,脑子里想了嘉德罗斯的。这时候嘉德罗斯在的话觉得会有剩余一些垃圾给我吃吧。

 

刚开始嘉德罗斯向我说明心意,要求和我同居时我拒绝了但是嘉德罗斯还是每天往我这里跑,导致那边的监护人认为嘉德罗斯想把我当做自己的妈妈,询问要不要到他们家当个寄宿保姆。然后嘉德罗斯喜欢上我的事情说了出去,导致那家人对我有些看法。

 

没有办法毕竟是相差两位数的恋爱,而且嘉德罗斯现在才9岁。这样的恋爱在那些人眼里嘉德罗斯应该只是个没有搞懂恋爱感情的小孩,就先随着他去。但是也会像这样分开一段时间,让我们保持距离,想慢慢改善嘉德罗斯的想法。

 

喜欢上比自己小的人真的辛苦了。

 

[不,你喜欢的是个少年你这个禽兽]

 

脑子里忽然闪现出我的青梅竹马的话语。

 

少年怎么了?再过十年照样是个成年人!而且以嘉德罗斯的资质绝对能成为一个美男子,而且我也绝对能成为一个勤俭持家,温柔善良的...黄脸婆..?

 

我怎么也开始对自己没有信心了...不行不行不行...

 

这时手机响了,终于我的外卖。

 

[外卖是吧,里小区门最近楼就是了!]

 

[这个点还吃外卖啊?]

 

[...妈?]

 

好久没听自己母亲的声音不免有一丝怀疑,待对方答应后才得以确定,开始闲聊起来。

 

过了将近十分钟妈妈还没有停下来,我不禁的感觉有点奇怪。

 

[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明天我还要工作,要不改天再聊。]

 

[别别,等等我还没有扯到重点!!]

 

啊?那我们刚才聊的十分钟都算什么啊?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其实我是担心你的未来。]

 

[我有的工作。]

 

[我是担心你寂寞。]

 

[我现在的工作太忙没时间养动物]

 

[你这个还是是真傻还是故意的??]

 

[故意的。]

 

聊到这里我算是知道我妈这次的目的了,就是想给我介绍对象呗。

 

我妈那边明显有些怒气我也不好说什么,我本想先混过去。但是我妈那边却不乐意,还依依不饶的给我说晚婚的坏处。

 

[总之最近我会找几个人介绍给你你看着办。]

 

[恩。恩?等等你不会要让我相亲吧?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我现在怎么说也算是嘉德罗斯的准女朋友,去相亲的话不就等于背叛吗??

 

[嘟嘟嘟...]

 

我妈竟然把电话给挂了!!艹!真亲妈!!

 

我拨了回去但是没人接,真狠。我妈这种状态就算现在出国去找他也没有用。算了,从长计议吧,现在是填饱自己肚子。

 

我拿起手机催促外卖快一点时,外卖说我手机总占线没办法确定位置就先送其他的地方要再过一段时间。听到这个消息脑袋一昏直接晕了过去,模糊的意识中听到熟悉的声音。

 

然后待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真有种想再晕过去一次的冲动。

 

除了现在我躺着的沙发,眼前能看的所有事物都被损坏,就连前几天无聊捡的奇怪形状的石头都被砸的碎。

 

[哦,大嫂醒了!]

 

定了定神看到了旁边的雷德和祖玛,赶紧向他们询问状况,祖玛只是指了指一个方向,我顺着他给我指的方向,看到了嘉德罗斯拿着他的大罗神通棍向着雷狮挥舞着,雷狮一边躲闪一边拿着不知道哪里找到的跟他身高大的类似于锤子一边寻找制服嘉德罗斯的机会。

 

[你们俩怎么不阻止!]

 

[嘉德罗斯大人不让。]

 

[难得有种恋爱小说感觉不想阻止。]

 

你们俩够了,高中生为什么要听小学生的话!!还有一个大男人看什么恋爱小说!!

 

我赶紧起身插在嘉德罗斯和雷狮中间想阻止他们,嘉德罗斯停下了动作,雷狮像是看到了什么机会,直接用他的锤子打向了我,我没有反应过来愣生生挨了一锤。我因为失去重力瘫倒过去顺带压倒身后嘉德罗斯。

 

[雷狮你他妈干嘛?!]

 

[随便插入被人的战斗就是你的错。而且这个小鬼好不容易露出破绽怎么说也不能错过。]

 

你你你...一个成年人竟然打小学生!!

 

我刚想骂过去,手臂被后方的人拽住,转头望向嘉德罗斯,就看到他身后的火焰已经烧到我这里了。

 

[等等嘉德罗斯,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这个男人是谁??]

 

被嘉德罗斯的气势吓倒在地上,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我向雷狮发射求救信号,雷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接收到。

 

[我是她男朋友。]

 

感觉自己胸口突然涌上一股老血。

 

本在旁边观戏的雷德忽然兴奋起来,叫唤着这个太有少女小说的感觉了!

 

我现在有一种快被杀掉的预感!!

 

[雷狮你知不知道有时人说错话真的连累死人的,就像现在的我。]

 

[不然我怎么向你这个猴子弟弟解释我这个陌生男子出现你家。]

 

[你也知道你是陌生男子,算我求你了好好说把真相说出来就行了!]

 

雷狮啧的一声,一脸不耐烦。大概已经厌烦了吧。三言两语解释了这件事,然后躺在那个唯一不残缺的沙发上躺着。

 

[话说有必要这么紧张吗?不就是个小鬼而已,又不是你男朋友。]

 

我沉默转头,嘉德罗斯好似宣誓主权一样抱住我然后怒视雷狮,雷狮见我们是这样的反应,忽然又从沙发上跳下来,看了看嘉德罗斯又看了看我,然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不不不,这个女人前几天还想把我抓进警察局,自己却是个犯罪者,噗哈哈哈!]

 

好好好,犯罪者我认了行了吧!怎么每个人都要提这个事情。

 

嘉德罗斯又举起了自己大罗神通棍准备再次攻击雷狮,我赶紧拦下预防自己的房间要再次被摧残。

 

[渣渣,干什么!既然是侵略者就赶紧赶走不对吗?]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再这样下去我的部落就要被摧毁了!比起摧毁我宁愿选择被侵略!]

 

就是这么没有出息。

 

嘉德罗斯没有扭过我,鼓起他可爱的包子脸。坐在雷狮的正对面,祖玛和雷德自觉站在嘉德罗斯的身旁。

 

[赶紧离开,渣渣。]

 

[我没有被小孩子叫喳喳的兴趣——天才少年嘉德罗斯。]

 

我开始很意外雷狮认识嘉德罗斯,但是回想嘉德罗斯那时候的事情再加上本身称呼被人认识也不是不可能。

 

气氛越来越不对劲,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雷德提出一个更让我头疼的提议。

 

[既然两边都不让步,就一起呗。]

 

[哈?我才不要!一个祖宗我都伺候好不好还给我来两个!!]

 

让我伺候两个祖宗想都别想,一个都让我头疼的了。

 

[可是如果这样下去你的部落真的要被摧毁了。]

 

额...

 

[或者跟嘉德罗斯大人住在一起。]

 

这时一直沉默的祖玛出来望向我,嘉德罗斯也一副好注意的表情。

 

[不行!]

 

我只记无法忘记那次去嘉德罗斯家我被人背后谈论和对待,明明我没有错却被人说成勾引孩子的女人,在家主面前好声好气一旦离开就怪声怪气。

 

嘉德罗斯看我脸色难看大概也猜测原因,也没说什么然后继续瞪着对面的雷狮。而雷狮又不知带从哪里来的食物开始吃了起来。

 

[那么对面的人来我们家住就可以解决。]

 

祖玛又提出了一个方案,想想也行只要说雷狮是嘉德罗斯的朋友就可以解决了。在他们家里雷狮也不敢乱来。

 

[拒绝。]

 

[为什么??在基德罗斯家你能被伺候的更好,这么有利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就拒绝!你不是海盗吗?]

 

[拒绝肯定就是因为住在你这要比住在嘉德罗斯家要更有利。不然谁稀罕你那个小床。]

 

雷狮吃完准确将饭盒丢到垃圾桶。

 

[我不管总之今天这个家里只准住两个人。}

 

嘉德罗斯拿出一副一家之主的架势,散发出一副沉闷之气压制着我们,

 

[我知道了,我出去就行了!]

 

嘉德罗斯惊讶的看着我,我把钥匙分别丢给嘉德罗斯和雷狮,在基德罗斯的怒吼中拿起自己的包直接就离开了。

 

反正自己又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大不了多住公司几天。

 

走着走着就开始四肢发软,这才想起来我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饭。而且昨晚定的外卖好像就是雷狮刚刚吃掉的那份。

 

艹!

 

这时铃声想了,我看了一下手机。是我妈妈发过来的,是一个饭店的地址。、

 

妈妈你是我的蛔虫吗?怎么知道我饿了!

 

待我继续看下去,是一个男人的照片下面写着他的资料。

 

那还真给我相亲啊!

 

我赶紧给我妈妈打电话,但她并没有接反倒是又来了一条短信。

 

[我已经把你的电话给他,你不需要知道他的电话。不准缺席,要是丢了我家的脸。你知道下场。]

 

我脑中已经开始浮现出来我妈妈那张阴沉的脸,想想都要打寒颤。

 

确实现在没有他电话无法通知他,要是直接放鸽子有点太没礼貌了。再加上自己饿了就当吃饭算了。

 

我打了个车就直接去目的地。找到了预定的位置点了些能填肚子的甜品,等待这那个男人到来。

 

不得不说我妈真会挑地方,一看就是些小情侣来的地方,一屋子充满这令爱的酸臭味。

 

嘛...我也不好意思说这话。

 

[哦,这位小姐是在等我吗?]

 

我本以为那个男人终于来了,但是转头确实那张熟悉的脸——雷狮。

 

[雷狮你怎么会在这?]

 

[听说这里的甜点好吃就买点。]

 

雷狮晃了晃手里打包的甜点,顺带就坐在我旁边。

 

一个大男人吃甜点?

 

[一个刚和男友吵架的人竟然来这种小情侣才来的地方,怎么说都太可疑了。]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话,因为我是想来拒绝相亲的。但是男方一直没来,现在雷狮出现。先不说现在的场景被嘉德罗斯看到.要是相亲的事情...

 

[总之,给我回去!]

 

[你这样的反应我更不能走了,总觉得只有肯定会有好戏]

 

[你...]

 

我刚要和雷狮僵持不下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XXX。你的资料你母亲已经给我了,我的资料你的母亲应该也给你了吧。]

 

男人很礼貌的跟我打了招呼,又看向占着他位置的雷狮。

 

[这位是...]

 

[我是他的弟弟]

 

说瞎话不眨眼,真的跟我在警察局的那次一模一样。

 

[可是我听说小姐家是独子。堂表都不在本地吧。]

 

我妈到底把我的资料写的多详细,而且这个男人你到底做了多少功课??

 

[这是我安迷修,我妈肯定给你说过。我们家我和他关系最好,一听我要相亲就非说要过来看看。]

 

[哦!安迷修!我知道是你二舅的三姑的女儿老公的爷爷领养的孩子我知道]

 

哇!你好厉害我都没理清过我和安迷修的关系。

 

[快打招呼,安迷修。]

 

我转脸望向雷狮,雷狮却一副厌恶的表情,十分不满我用这个名字称呼他。

 

[我的骑士道告诉我我要撤了就这样。]

 

雷狮意思一下就要离开,或者说是被误会成安迷修不爽而离开。

 

话说他怎么知道安迷修是个骑士迷?不对不对!现在应该雷狮已经知道我在相亲,雷狮现在回去如果告诉了嘉德罗斯。我和嘉德罗斯的关系...

 

接下来我也就随便聊聊然后拒绝,想快速回家阻止雷狮多嘴。可是回到家里时只有雷狮。

 

[嘉德罗斯在哪里?]

 

[走了]

 

雷狮轻轻一句,我心却跌入谷底。

 

[为什么告诉他!我只是去拒绝!]

 

[那你既然没做错,那你为什么生气。]

 

[因为嘉德罗斯走了!]

 

我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握住自己颤抖的双拳。雷狮这时又露出了她那一服玩世不恭的表情。

 

[你为什么笑?是在嘲笑我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自己都放弃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是放弃了!是没有机会了!]

 

我不敢在这份感情中犯错,因为我一旦犯错就在也追不到嘉德罗斯,因为和他差距太大,年龄,智商,力量,我都没办法赶上他。所以才努力在他面前做到最好,即使觉得再累也想继续下去,因为我已经喜欢上他,喜欢到无法离开他。

 

[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机会,总是自己想着怎么回报别人的感情,到头来都没有接受对方的感情。]

 

[我...]

 

[所以你们俩才好笑啊。一个拼死拼活付出,一个想要被接受。即然这样就分开好了]

 

我的火气瞬间升了起来,心中的情感和火气一同喷发出来。

 

[我不要!]

 

[不是没有机会了吗?]

 

[即便这样我也不要!]

 

我才不要让这份情感隐于心中,这样的痛苦我宁愿被人背后指点,被骂犯罪者。这一切都我来说都没有嘉德罗斯重要!

 

我飞奔出来房门,思考嘉德罗斯会去的地方。

 

[凹凸机场]

 

楼上传来雷狮的声音,我望了他一样然后就打车飞奔机场。

 

因为今天不是假期本来就没什么人,但是就是找不到嘉德罗斯。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重,害怕真的也这种方式离别。

 

[渣渣,你怎么在这?]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心脏在一次喧闹起来,

 

[你哭...]

 

[我喜欢你嘉德罗斯,即便你比我小十岁,脾气还超级冲,动不动还闹小孩子脾气但是我还是喜欢你!]

 

我带着哭花的脸孔,用所剩无几的力气表达我的喜欢。

 

嘉德罗斯一副惊讶的表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捏了捏他那张可爱的包子脸好似确认现在是否是真的。

 

[你不是最讨厌干引人瞩目的事情吗?]

 

[我现在觉得无所谓!被说成犯罪者也无所谓!我只要嘉德罗斯你留下!]

 

我抱住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任我抱住,知道我松开,我们双目对视,基德罗斯微微张开了口

 

[渣渣就是渣渣,这种事本王早就知道。不需要你来提醒,你是注定成为我王妃的人。]

 

得到确认的答复,害怕和恐惧的泪水被喜悦代替,打算再给嘉德罗斯一个大大的拥抱。

 

[祖玛祖玛!你快看嫂子竟然光明正大的抱着老大]

 

我和嘉德罗斯瞬间拉开距离,嘉德罗斯啧了一声二话没有去打了雷德一顿。

 

最后我向嘉德罗斯说明相亲的事情只是我妈妈的善做主张,可嘉德罗斯却表示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自己是和雷狮一同离开的。今天离开只是为了那个老教授的实验室问题。

 

雷狮我艹你妈!

 

虽然这样说,但是我却很感谢他。如果他不笑的话。

 

嘉德罗斯还是按照安排去了老教授的实验室,在登记的时候又一次的吻让我更安心。

 

而雷狮在我家有住了一个礼拜,后来被一个带着绿帽子的少年说来接他,雷狮表明了身份,自己是雷氏集团的三男,而这个绿帽子的少年还真的是私生子,我的猜测竟然是对的!接下来还打算干点大事情的样子。当然跟我没关系了。

 

[总算是把你送走了]

 

[这语气不像是对恩人说的]

 

[啰嗦]

 

我把雷狮这几天用我的钱买的东西给他打包,还被他嫌弃。

 

[但是确实就这样走了听没趣。]

 

雷狮看了看我,又露出他的那副笑容。我心想糟糕

 

这时雷狮轻轻一个吻吻到了我的左眼上,然后向得逞了一样望向了我而身后。

 

[毕竟那和小猴子成年还要个十年,寂寞的时候记得找我哦。]

 

然后一边说着好玩一边笑着上了来接他的车,留下我一脸蒙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总之雷狮莫名其妙的行为都习惯了,转头打算回去,却看到嘉德罗斯拿着行李黑着脸站在我身后。

 

[渣·渣!!]

 

雷!狮!我!艹!你!妈!

 

End.

 

本来只打算写个短一点的番外,但不知不觉的打了将近八千字,感觉比正片多...之前有看到评论说想看系列,自己想想也可行。所以打算从海盗团的人先下手,因为雷狮是成年人就不算是这个系列里的人了,所以你也能看出雷狮在这个番外篇出场超级高。下一篇没有什么破坏性事件的话应该就是卡米尔篇。这篇也算半个卡米尔篇的预告。

然后最近打算出一个原创女主×雷狮跟主线的文,人设都画好了就差文了。到时候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我!还有谢谢大家的喜爱!!


评论(6)
热度(112)
ES/AOTU/家教/fate/小英雄/文豪/火影等

乙腐双吃/人丑弧长/圈地自萌/杂食动物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