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深陷leo沼泽的迷妹

那就由我领养你吧![卡米尔篇]

#卡米尔×我

#小学生文笔、错字语句不通十分抱歉

#ooc是我的

 

可能是自己是独生子女,家人也不经常在家的原因。我不太喜欢有人在自己的独立空间里,更别说是一个不认识的孩子。

 

但是现在面前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放弃自己的每天回到家了因个人享受无人空间的快感,二就是自己没有帮助这个雷氏集团三公子因私怨被开除。

 

这叫人怎么选择,怎么看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好处,话说为什么是我不行??

 

[想好了吗?快一点,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你这个弱鸡身上。]

 

[不是,那个...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这个人反倒生气了?该生气的不应该是我吗?

 

[啊啊...像你这种人不给你点压力看来是不行了。这样说吧,你就算辞职我也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个孩子送到你家,到头来你还是要帮我养。是有工作养还是没工作养选吧]

 

为什么你一脸‘我为你操了那么大心赶紧给我了事’的表情,现在怎么看都是你再威胁我好吗?

 

[那样的话我就报警。]

 

[事先说好我可是有就算住在你家也不会让警察都察觉不到的能力。]

 

雷狮一脸有本事你就试试的表情,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

 

艹艹!你哪来的自信!有本事你就试试,别小看当地的警察!

 

虽然内心是是这样想,但只要你在这个雷氏集团工作,就一定知道有一条大家都默认的规矩,那就是绝对不能得罪这个雷氏三公子。虽说想抵抗但是无奈对方太强自己无可奈何,再加上对手是自己上司。

 

[我明白了。]

 

[这就对了。总之过几天他就会过去,他是想事情要比普通人孩子要成熟很多,你应该也不会多费心。]

 

雷狮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手机,看样子是行程很满,也没多说那个来我家住孩子的具体状况就走了了。

 

成熟很多?那不就是早熟吗?

 

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要想得太多。总之先回家给那个孩子过来住坐准备。

 

但是回到家中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准备。

 

话说自己连要住进来的孩子是多少岁都不知道,男孩女孩都不知道,要怎么准备什么啊??男生的话要不要准备好一点电脑?女生的房间准备新的被子吗?话说碗筷用客用行吗?对了那孩子上学了吗?上学的话是小学?初中?高中?我还要送他[她]上学吗?

 

在一段自我纠结中,和我为什么要想那么多来折磨自己的苦恼中,我得到了一个结论。

 

找度娘吧,反正他什么都知道。

 

虽说是自暴自弃,自己也没觉得没有人会回复‘自己不认识的小孩来家里住怎么办’这种无聊的小问题,可偏偏真有个无聊的人出现了,而且还外加上一堆注意事项。

 

我滑动鼠标看了大概有整整两页,太长有点不想看。但是这样做的话是不是太没有良心了,好歹是为了我问题才写了这么多。

 

在要看和不要看之中我选择了后者。说不定能帮上自己忙,帮不上就当是看无聊的娱乐性新闻算了。

 

看完后我觉得这个人简直是神!要做的事情全部都给我写清楚了,里面有写家里的碗最好都换成塑料的,沙发家具最好早点预定一套。最好习惯睡沙发,孩子很有可能抢你床等。最后一天更是贴心说如果是单身女性一定不要忘记把自己的支付宝密码给改了,绝对不能是自己的生日。

 

好了!竟然知道了就赶紧准备起来。恩,淘宝!

 

果然女人就是对淘宝没有抵抗力,看着这些买来的东西就知道了。一堆一堆的快递送到我家时,我就开始思考我到底买了什么。

 

我就是个笨蛋!为什么要买这么可爱的塑料碗,万一是男孩子怎么办?话说这还是婴儿专用。还有说预定沙发而已为什么反倒买了五套新的沙发套。

 

在我自己的消费冲动后悔时,门铃声再一次响起。

 

抱着肯定是快递的沉重心情去开门,但是开门环绕并没有看到有人,本以为是恶作剧想关门。视线下方发出声音。

 

[我叫卡米尔,这是我大哥让我交给你的。]

 

我被突然出声的卡米尔下了一跳,随后接过卡米尔手里的信,仔细看了一下信封上是自己熟悉的字后拆开看了里面的内容。

 

上面写着照顾好这个孩子,雷狮。

 

就这一句话,有必要放在信封里吗。话说这个孩子和你是什么关系,刚刚他是不是叫了一声大哥啊。

 

大哥?不会是大boss私生子吧?可是雷狮不是三公子吗?或者是大公子和二公子

 

我望向被帽子挡住一半脸的卡米尔,卡米尔好像有些不喜欢我盯着他的脸,把剩余一半的脸埋在围巾下面。

 

[总之先进来吧。]

 

感觉气氛有些尴尬,我把门敞开示意卡米尔进来,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处好关系。

 

本想着带卡米尔参观一下房间,但是脚下繁多的快递挡住我们的去路。话说刚刚拆的塑料碗和沙发套还放在原地没有收起来。

 

卡米尔看到这个状况也没有赶紧进来,然后闭着眼坐在自己带来的行李上。好像在跟我传递‘我会等’的信息。

 

真是个好孩子,我赶紧去把那快递收起来,收不起来的就堆在不用的角落。把那个婴儿专用的碗藏在出柜最深处。 

 

[可以进来了卡米尔!]

 

卡米尔听到我的呼唤,先把行李推了进来,我紧张的坐在沙发上,一直盯着卡米尔搬行李,直到我察觉卡米尔脸上露出有些不悦的表情才把视线转移。

 

总之要说些什么才行!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是完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毕竟也没有和这个年龄的少年相处过。

 

[那个,能问一个问题吗?]

 

[是,不是,啊啊!那个请问!]

 

口齿不清了,不行了作为一个大人我已经不行了!

 

[碗...我一定要用那个吗?]

 

[诶?!碗?啊...]

 

被看见了,糟糕糟糕。男生要使用哪个碗的话一定会害羞的啊。不,应该说被人知道超过三岁还用那种碗的话,一定会害羞到想去死的。

 

[不不不,那个现在家里有客用碗筷不建议的话请用那个。]

 

卡米尔像是安心了一般叹了口气,之后又反问了我一个问题我不想回答的问题。

 

[那你是为什么买?]

 

[诶...那个你看虽说婴儿用的但是很可爱不是吗?]

 

[原来是婴儿用的那个。]

 

又把没有用的情报透露出去了!尴尬的气氛,卡米尔也好像因为我的话在思考什么的样子,不会被当成奇怪的人吧?

 

[我不会抱怨自己抚养者有奇怪的的兴趣,所以不用担心。]

 

果然被当做奇怪的人了。

 

[不是...]

 

[而且真让你费心了,还准备五个沙发套。我是这里睡得吧,这些沙发套我会负起责任把他们洗干净了。]

 

[不不不,你的住的地方是我的房间,这个沙发套是是...看起来很可爱!]

 

对,世间的一切全部都可以用可爱来解释!好吧,我承认我是找不到别的理由了。

 

自己感觉这样的谈话要是在继续下去可能真的要挖个地洞钻进去了,赶紧起身给卡米尔介绍房间,顺带着把卡米尔的行李也拿了进去。

 

[我的房间就给你住,随意一点也没有问题就当做是自己的家。]

 

卡米尔环绕了房间四周后,在压低自己帽子后轻声说了句谢谢。

 

果然是个好孩子,一定要好好相处。

 

[那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不用了,本来在在你这里住就给你谈麻烦了。是我我会自己准备,大哥给的卡里有钱,所以不用费心了。你就想以前一样生活,把我当做不存在就好。]

 

说着卡米尔就拿着自己刚给他的备用钥匙走了,放我一个人愣在大门口。

 

之后我也努力试着和卡米尔拉近距离,可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卡米尔的防御比想象中还要硬,时刻给你保持距离不留任何余地。

 

明明刚开始讨厌被人在自己的独立空间乱转,但是真的有人在你身旁却像空气一样却又是另一种讨厌的感觉。

 

[那个,现在有空吗?]

 

[雷总?!]

 

因为刚才在想卡米尔的事情,被突然出现的人吓到。看到来的人立马捂住嘴,环绕而四周看了没人。

 

[这次的中秋节我可能要出国一趟,不能登门直接拜访你的父母,所以节礼能否拜托你。]

 

[啊,这件事的话没有问题。但是让你费心了。]

 

这个男人是雷狮的大哥,也是这个雷氏集团的长子,未来的接班人。我家和雷氏有些的交情,所以逢年过节都会送来节礼。我和他的年龄相同而且也曾同班,在双方父母眼里是有着很好关系的朋友,但实际上两个人关系根本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好,只是见面会主动打高招呼的程度。还不如我和雷狮的关系好,虽然也没和雷狮好到哪去,经常被欺压才有的关系。

 

但这个人细心倒是真的,为了不让我被别人说闲话,有事情都会找没有人的地方。不像他的弟弟当着同事的面就把自己叫出来,让我二选一。

 

[过中秋我会去登门拜访,到时候的节礼就放在令尊家了。]

 

[恩。]

 

我把节礼拿过了,之后两个人简单的寒暄后分开。

 

父母的节礼一般都是保健品什么的,这种东西对于我妈那种保健迷信者最有用。而我的果然还是甜点。

 

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误会,我经常被人送甜点之类的东西。尤其是过节的时候,家里会有很多人送来,而且保质期很短。我身为是女孩子确实不讨厌甜点,但也还没有那么喜欢。我是甜点和肉会选择后者的人。

 

[看起来挺贵的,要是不吃...]

 

扶着脑袋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东西时,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卡米尔。

 

[回来了,卡米尔。]

 

[恩。]

 

[学校怎么样?]

 

[普通。]

 

啊,卡米尔小朋友你这样叫我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

 

[话说我今天收到了一个看上去就特别贵的甜点,但是因为自己吃不了不知道怎么解决中,到时卡米尔能不能帮忙解决一下。]

 

我在说什么男生怎么可能对甜点感兴趣。

 

[甜点?]

 

阿勒?有反应?难道说卡米尔喜欢甜点?明明是男孩子?

 

[恩。]

 

卡米尔用手拖住自己的下巴,像在是纠结什么一样的眉头紧皱着。

 

看来真的很想吃甜点。等等,这可是和卡米尔缩短距离的好机会。

 

[啊怎么办,如果吃不完就只能扔了,明明是很贵的东西。啊~明明那么贵。

 

[不能浪费食物,尤其是甜点!]

 

第一次听到卡米尔发出那么大声音,虽说被吓到了但有好好的上勾。

 

回到家后赶紧把甜点拿出来,顺便准备了饮料,之后被卡米尔说是邪教后改成了红茶。

 

卡米尔看着甜点时眼睛发着平时看不到的光芒,吃下甜点后会稍稍露出幸福的表情。

 

真是可爱。

 

[啊,对了,今天我买了卡米尔的餐具。毕竟一直用客用的也不好。]

 

卡米尔停住正在往嘴里放甜点的手,一脸不解。不理解也是正常,他大概认为什么也不知道吧。

 

[那个,卡米尔。我还没有傻到什么都感知不到的地步。如果你和雷狮只是普通的关系,他应该不会把你交付给我,而且没有具体时间我想这是场持久战。现在你和我保持距离大概是为了以后不留有后患,也可能是为了不让我被牵连。可是既然要长时间相处就不可能把对方当做空气,而且既然已经牵扯进来了我也不在乎牵扯多少。]

 

卡米尔放下了用来吃甜点的叉子,抬起原本被帽子遮挡的眼睛直视着我。

 

[我单刀直入,你被利用了。]

 

[恩,我知道。]

 

毕竟被雷狮利用的次数太多我也数不清了,也习惯了。可卡米尔看到我这样习惯被利用的表情,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我大哥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洗礼才让你变成这样。]

 

[恩,被利用后是谁都会有所不爽,但是被同一个人利用多次之后就感觉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说是利用其实不是直接利用我,而是我父母。我本身对他根本没有用。]

 

[请不要说这种话,看着的我这边都有点同情你了。]

 

卡米尔有深深叹了口气,看了看面前的甜点又看了看我。轻声的抱怨说了一句‘甜点会变得难吃的啊’

 

[我是私生子。]

 

[诶?雷狮的?等等那他是几岁...]

 

[雷狮是我大哥。]

 

卡米尔明显有些生气打断我的话,脸上的井号也不断冒出,虽然我是开玩笑的但是现在的气氛说不出口啊。话说也不应该是大哥而是三哥。

 

[我的存在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被家族的知道了,但是家族的并不认同我,把我当做不存在。]

 

像雷氏这样大家族家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像这样的事情,在政治和商业圈大家都会默认这一点。因为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但是却又想要伪装成完美的人。

 

卡米尔就是‘完美’的牺牲品。

 

[然而发现我的并给予生存的意义的人就是我的大哥——雷狮。所以这次行动我也会帮助大哥。]

 

[行动?雷狮又要搞什么大事情吗?]

 

[大哥要成为海贼。]

[噗————]

 

刚喝入口红茶就直接喷出来,因为这个消息超过我的认知范围让我不得不多次向卡米尔确认。

 

雷狮中二病又犯了是吧,放着雷氏三公子的身份不要要改行做海贼。怎么你想做皇室海贼吗??那你当英国人算了!

 

[虽然有很多槽点但是先放在一边,但这件事情和雷狮把你托付的关系...]

 

[你知道雷氏家产是怎么分的吗?]

 

雷氏有向大众宣布如何分成家产的方法,这个与其说是方法不如说是现在的老总嫌麻烦直接平均分给他三个孩子。等等,平均分?

 

[不会吧。]

 

[大哥想让我也加入这场家产纷争。]

 

[可理由呐?虽说这是可米尔你本应得的,但是...]

 

[你知道XX造船厂吗?我大哥打算收购他。]

 

诶??那个造船厂?不是前一段时间被网络爆料私下干着劫掠货物事情的企业吗?现在口碑特别不好,导致生意也一直下滑。现在收购只赔不赚啊。雷狮是傻了吗?

 

在怀疑雷狮之上的同时,我开始思考为什么非要卡米尔加入这场战争。若是平均非的话,雷狮会分到多少?三分之一?

 

不对,因为雷狮是三男外加刚成年,以后主掌公司大全应给是给大哥,要是我的话应该会把公司主要的产业交给长男,辅助交给次男,其他交给雷狮。表面上平均分但是实际上对雷狮并不公平。

 

[现在的大哥还收购不了,所以需要我的力量。用我来分取更多的家产。]

 

[但,那个这样说可能有点残忍,卡米尔即便你离家出走应该对雷氏并没有什么影响吧。]

 

[恩,但是因为这是第一步。]

 

虽然很想继续问下去,但是卡米尔已经开始拿起手中的叉子打算继续吃刚刚的甜点,看样子接下的事情是不能告诉我了。

 

[看来是场持久战,买了新碗筷果然是正确的。]

 

[你果然很奇怪,明明被牵扯到这么麻烦的事情上。还能对着我笑呵呵。]

 

[因为卡米尔很可爱!]

 

[你的可爱都很奇怪,所以请尽量不要用这个词来形容我。]

 

诶...明明可爱是世界上最棒的词语。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交谈,我和卡米尔对对方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今天的甜点真的帮了我大忙,以后要多买些。

 

渐渐我越来越想了解这个少年的想法,想要保护他,想要在在他身边。

 

恩?总感觉刚刚的想法感觉哪里不对劲?

 

[你不建议吗?我是私生子的事情。]

 

[诶?不在意啊。因为这又不是卡米尔错。]

 

[这种说法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才说的出口的。]

 

[哈哈,可能吧。但是我认为即使我父母忽然告诉我有私生子我也不会把脾气发在私生子身上,明明这一切都是‘大人’们的作为,为什么要牵扯到孩子的身上。他们不是一直教导我们自己的事自己做吗?那就承受到底啊。]

 

可能是刚刚我说话的气氛有点严肃,我和卡米尔氛围渐渐消散变得有些尴尬。我赶紧起身开始收拾餐具,并向卡米尔道歉。卡米尔也并没有介意的样子,起身说要帮我收拾。

 

[没事的,就两套餐具而已不需要帮忙。]

 

我摇了摇头示意不用,但是卡米尔却很执着跟着我到了厨房,要自己来洗餐具。

 

[都说了不,诶!]

 

因为光和卡米尔对话没有注意脚底,光滑的地板上有些积水导致我整个人失去中心,伴随着餐具碎裂的声音,心想会摔得很惨。但是在五秒后我却没有承受意料中疼痛。

 

[恩?]

 

自己抬起头,摸了摸脑袋。发现卡米尔被自己压在身下,卡米尔的帽子也被刚才的冲击摔倒一边,得知自己是被卡米尔保护了。赶紧询问卡米尔身体有没有受伤,但是他却脸红的说不出话。

 

[没事吧?摔倒脑袋了?]

 

因为现在卡米尔没有帽子,把原来遮挡的脸全部都露了出来,了;脸现在就像是发烧一般。

 

我刚想打救护车,却感受到嘴边有异常的甜味,我伸手抹了下嘴唇,发现是刚刚甜点的奶油。可是我刚刚吃的甜点没有奶油,我有向卡米尔望去发现卡米尔嘴边有一些残留的奶油。

 

不会吧。

 

[我!]

 

[恩!]

 

[先回屋!]

 

[恩,知道了!]

 

卡米尔推开我红着脸拿起自己的帽子跑回来自己的房间。

 

我....我我,刚....刚才和卡米尔接吻了?!!

 

 

 

 

题外话

 

我打算把《那就由我领养你吧》是因为一个人的评论,当时第一次写文,第一条评论就是希望能做成系列。当时看到这条评论真的很激动,因为有人期待着我,希望我能继续写下去。这是我最大的动力,渐渐地有10,20,30...100多的热度。有更多的人喜欢我的文,我真的很开心,也十分感谢你们给予我动力。

但是我打算晚一点继续《那就有我领养你》系列,因为我现在正在写一篇凹凸原创女主的文,我想在第二季凹凸世界前,把她在第一季的剧情全部写完。因为自己构思了很长时间,内容也很多,需要很多时间才能写完。所以暂时停了《那就由我来养你》系列,但是绝不弃坑。希望到时候大家还记得我。

 

真的很感谢你们!


评论(12)
热度(113)
ES/AOTU/家教/fate/小英雄/文豪/火影等

乙腐双吃/人丑弧长/圈地自萌/杂食动物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