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深陷leo沼泽的迷妹

枷锁[03]

*原创女主×雷狮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

*有错字语句不通

*进展超级缓慢请做好心理准备。

*雷狮这章终于出场了,还组团带队欺负人。

 

人设:http://aiyunquexuyaosha.lofter.com/post/1d1adca3_111a372a

自己私心的MMD:http://aiyunquexuyaosha.lofter.com/post/1d1adca3_111c0e10

目录

序章http://aiyunquexuyaosha.lofter.com/post/1d1adca3_111a372b

第一章http://aiyunquexuyaosha.lofter.com/post/1d1adca3_111f28c4

第一章配图http://aiyunquexuyaosha.lofter.com/post/1d1adca3_1120ee93

第二章http://aiyunquexuyaosha.lofter.com/post/1d1adca3_11331bbc

第二章配图http://aiyunquexuyaosha.lofter.com/post/1d1adca3_1134d50b

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鬼天盟慢慢走上正轨,团队意识渐渐提高,组队打怪的失误开始减少。专门负责失误补救的米歇尔,从刚开始的接连不断的补救,到现在几乎没有出手的机会,导致现在有队伍去打怪也不会叫上米歇尔,就如今天一样。

 

[我不是说过保险起见带上米歇尔,你们为什么不听?]

 

即便莱娜戴着面具,单凭现在的语气也能想象的面具下面绝对是张眉间紧凑,满是愤怒的面庞。

 

实际上米歇尔不在意这次猎捕队没打上自己这件事情,因为这个结果她和鬼狐早已猜测到了。自己也不想跟鬼天盟的人相处太过亲近,虽说什么都不做心里有点愧疚,但是比起以后被得知自己不会参加‘百死百生’然后被当做背叛者来看待要好得多,况且鬼狐也说过之后会给她安排其他的任务。

 

即使是自己感到不详的任务。

 

[可是啊,莱娜小姐,以我们现在的能力都是同时干掉两只红斑青的,根本不需要补救。这家伙完全没有攻击力,除了站在一旁看着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说以防万一,就算现在你们可以战胜红斑青,万一有其他有实力的参赛者出手,米歇尔也有能力掩护你们逃离。]

 

[那些有实力的才不会去刷那种怪物。]

 

也不知道是谁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但还是被莱娜听到,莱娜冲着发出声音的位置想再想发威就被米歇尔拦了下来,示意不必多说了。跟猎捕队道歉自己没有帮得上忙,希望他们谅解,然后结束这个话题让猎捕队都回去休息,自己硬拉着本想再多说几句的莱娜离开。

 

[莱娜,你没必要为我辩解,他们又没说谎话。他们不需要我是事实,而且我不是也跟你说过鬼狐大人会给安排别的任务。]

 

[我只是觉得太可惜了,你真正的实力...]

 

莱娜没有再说下去,米歇尔知道莱娜这样为她辩解的原因,一部分是知道自己为了让鬼天盟的成员有团队意识提升,所以没有把实力完全发挥出来,另一部分是自己在和成员亲近后可能会有参与‘百死百生’计划的可能性 ,大概还有一小部分是暴露自己的名字给鬼狐的愧疚感。

 

 

但是交易就是交易,刚开始双方就规定好了的事情,想要反悔就没那么容易。而且友情牵绊本身就很难形成,更别说是原本用交易建成的关系再想成为转变成伙伴可不是那么容易。

 

[刚开始大家的配合都很糟糕,需要辅助地方很多,但又不能直接干涉,费了很大劲。这几天就让我偷偷懒吧。]

 

[你没有偷懒的时间了。]

 

明目张胆的说着偷懒的话很遭报应看来是真的,米歇尔这样想着转头望去说出此话的人。

 

莱娜刚要行礼被鬼狐拦住,然后转头示意米歇尔跟他走一趟。米歇尔点头表示明白,向莱娜告别的顺便向莱娜感叹‘还没偷懒就遭报应’,莱娜虽然很想笑但因鬼狐还在旁边只能憋着笑对米歇尔说了句再见。

 

[所以说任务到底是什么?]

 

跟莱娜告别而后,米歇尔就跟随着鬼狐跑了很多地方,从最西部跑到最南部,又从最南部跑到最东部,再从最东部跑到最北部不断循环,总算停住脚了,却躲在树丛下不知要到干什么。这让本来不打算主动询问任务的米歇尔也忍不住想赶紧确认任务是什么要这样折腾。

 

[来了。]

 

鬼狐的一句话让米歇尔警惕起来,因不知任务是什么所以来者是敌是友,是善是恶也不清楚,所以自己必须做好万全准备。

 

米歇尔召出像素箱,警惕的从树枝交错的缝隙中观察,但是因树枝太过紧密只能勉强看到身上的特征,赤裸上身的一直狂叫的人,和在他身边不断喊着好狗好狗的人争吵着什么,还有带着绿色帽子围着红围巾的人和头上戴着星星头巾手上搭着锤子的人正在交谈。

 

这些特征加在一起总感觉特别熟悉,不会是...

 

米歇尔不想再想下去了,开始分析如果真是那群人,猜想鬼狐的目的也不过是来示弱而已,如果只是示弱用得着自己来吗?还是说害怕拿自己当保障来看待?

 

[鬼...]

 

[什么人别偷偷摸摸的赶紧出来!]

 

刚想开口想询问鬼狐,就被那一群人发现的米歇尔不禁为自己错过时机而后悔,鬼狐不急不忙的从树丛中走了出来。

 

[真不愧是雷狮大人,怎么快就察觉出来。但是请相信我们并没有恶意。]

 

总感觉这句话在哪里听过,米歇尔心里这样想着把面具和斗篷裹得更严实后,跟着鬼狐从树丛中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面前的四个人也确定了刚才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鬼狐这次的交易对象就是雷狮海盗团一伙。

 

[哦?难道这次又是来送情报。上次的情报确实不错,但是对于我们雷狮海盗团来说还远远不够。]

 

[就是就是那群人还不够塞牙缝的!]

 

看来是对那场战斗是没有满足佩利,一开始这个话题就开始抱怨,即使现在也是一副还想战斗的样子,好像随时就要向鬼狐他们扑过来索要赔偿,但是被帕罗斯抚摸着头的一句一句的‘好狗’暂时稳定下来。

 

鬼狐和雷狮的对话还在继续,虽然大多都是鬼狐的奉承而已,但比起这些米歇尔有更加不好的预感。

 

虽说依照雷狮一伙的实力出名是迟早的事情,但现在的雷狮一伙应该刚入赛没多久,即使这样鬼狐竟然已经和和雷狮合作一次。

 

鬼狐,可怕的男人。

 

[不愧是雷狮海盗团的各位,但很遗憾现在确实还没有能让能尽兴的情报。]

 

[难道你想说你是来跟我们闲聊的,看来真的被小看了。你难道认为我们雷狮海盗团是温顺善良到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招惹的吗?]

 

空气迅速凝固,如杀意一般的烈风向鬼狐和米歇尔袭来,还没等寒意过去紧接着从天空劈下一道闪电,照亮了雷狮一伙现在的表情,随后的雷鸣声也像是示威一样。

 

现在的情况不妙,米歇尔把手伸到背后召出像素箱,为可能随时冲上的雷狮一伙做准备。

 

[当然不是,雷狮大人。我只是说现在没有。您要知道越强的人给人露出的机会越少,但相同的一旦他们露出机会...]

 

鬼狐刚刚的一段话让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一些,但是还不足以能安心下来的时候。

 

[我会即使给予您这样的情报,但希望能和雷狮海盗团的各位能够信任我。]

 

[但你又能得到什么,不会想说不求回报吧。]

 

帕罗斯嬉笑的插上一句,在一旁没搞明白的佩利左看看又右看看,抱着拳头不知道干什么,嘴里还嘟囔着‘刚刚不是还要开打的样子吗?怎么又不打了?’

 

[雷狮海盗团总有一天会成为凹凸大赛站在顶尖的团队,我们的目的也只求不成为您的目标而已。]

 

虽说还并没有什么毛病,但是仔细想想就能察觉一些漏洞。现在就要看雷狮是在不在意这些漏洞。

 

[为表示诚意和能更好的传递情报给雷狮大人,我安排人作为您的向导。]

 

诚意?向导?是指自己吗?

 

米歇尔盯着鬼狐,奈何脸上的面具遮挡住了这层视线,但是即便没有面具的遮挡,鬼狐应该也并不会在意米歇尔意愿。

 

利用关系本就是如此。

 

米歇尔明白,可自己不擅长应付雷狮,虽说在‘过去’和雷狮有点交情,但在现在已经‘重置’的情况下,自己没有把握还能和雷狮像‘以前’一样。况且就算是‘过去’米歇尔和雷狮的交情一直很微妙不好不差,雷狮虽会找米歇尔麻烦但是却不会认真的去伤害,这也是米歇尔一直搞不懂的地方。

 

[组队好友有位置确认功能,你是要监视我们动向。]

 

卡米尔一针见血的讲出漏洞,但是鬼狐也想早有对策一般,刚要开始进行他擅长的解说时,被雷狮拦下。

 

[算了,卡米尔。鬼狐天冲你的小算盘我不在意,不过我们可保证不了这个‘向导’能用到什么时候。]

 

说完雷狮便起身朝着朝着米歇尔的反方向走去,卡米尔一行人也紧赶着走去。米歇尔明白自己本应立即赶上去,但即便知道自己没有可能可还是想问鬼狐。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以防万一我还是问问。我不去的可能性。]

 

[零。]

 

[哦。]

 

短暂的对话后,米歇尔像是上前赴死的样子,朝着雷狮一行人的方向走去。留鬼狐一人在原地,待米歇尔也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后,鬼狐便挥动手指打开页面,画面上显示出一个人的资料。

 

米歇尔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跟着雷狮一伙,想着至少在距离上不要让他们感到不适。其实雷狮根本就没有把米歇尔当一回事,只有卡米尔是不是会看一下米歇尔有没有什么可以的举动。一切看似顺利有正常,米歇尔也打算继续这样下去时。

 

[老大我可以去狩猎吗??我已经两天没有打架了。]

 

[佩利,我已经说过最近不要单独行动。]

 

米歇尔听卡米尔的语气,猜测佩利这样的要求应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当时鬼狐和雷狮交谈的时候佩利就一副想要冲过来的开战的样子,看来真的积攒了不少。

 

但比起这个米歇尔更在意的是雷狮不允许佩利单独行动,在记忆里雷狮对待佩利一直是放养式,除非他们有什么计划或者被难缠的人顶上的时候。

 

希望是前者吧,米歇尔默默祈祷着。如果是前者只要不破坏他们计划,自己这一段时间应该会平安无事,然而是被盯上的话,自己很有可能被当做同伴牵连上他们的战斗。

 

[就像卡米尔说的,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机。]

 

[老大!!]

 

[但是继续让你忍耐下去反倒可能会坏事,你就先用那边的忍耐一下。]

 

雷狮一个眼神落在米歇尔身上,米歇尔立即察觉到,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但之后又为自己的本能反应而后悔。

 

过于的警惕代表着自己并没有完全顺从雷狮,已经做好了随时会成为‘目标’的准备,同时也给刚才还没明白情况的佩利给予提示。

 

米歇尔刚想开口想让雷狮宽恕自己刚才失礼的行为,但佩利并没有给米歇尔这个机会。

 

佩利出拳力道很大,连带着身边的落叶沙尘一同向米歇尔袭来,米歇尔向着左方猛力跳了过去,可因太过紧急狼狈的摔了个跟头,但是比起被佩利一拳打断的树,情况要好得多。

 

浓厚的杀意不断影响着附近的环境,如夜晚刺骨的寒风不断刺激米歇尔皮肤,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却悠哉自得的享受这一景象。

 

恶趣味。

 

刚才得一击没有命中,佩利啧了一下嘴立即开始展开下一次进攻,米歇尔也明白这次不可能会想上一次幸运,如果不想变成那棵树的话,自己就必须挡出佩利的攻击。

 

[像素箱——盾。]

 

变成盾的像素箱在米歇尔要被佩利击中的时刻完成转变,为米歇尔挡住这一击,但佩利的力量要比想象中的更大,米歇尔因冲力的原因滑退几米外。

 

接连的防守使米歇尔有些吃不消,但佩利却进入了状态,原本无处可发的战意也全部发泄在米歇尔身上,在加上米歇尔不对佩利进行攻击,让佩利误认为成看不起自己从而越战越勇。

 

[佩利大人,我并不想与您为敌。如果只是练手的话,我随后都可以陪您。但是请不要做出...]

 

[别他妈废话这么多,要是能打就给我使出全力,别躲躲藏藏。即便不能打也给我全力反抗直到被我杀死为止。]

 

佩利就是那种如果能用手解决的事情绝对不会用嘴的人,米歇尔现在清楚的明白了这一类人对于自己是多么麻烦。这种情况只要把佩利打到认同就行了,可自己并没有攻击力根本做不到那种事情。

 

必须要让他冷静下来,在这种狂犬模式下,自己是没有办法脱离的。

 

狂犬。狂犬。狂犬。镇定,镇定,镇定。

 

米歇尔脑子里一直重复着回放着,但是脑子中的另一个神经却提早帮米歇尔做了决定。

 

[像素箱——打狗棍。]

 

佩利的攻击基本都能预测到,虽只有一瞬间的空隙但是时间正好,米歇尔手中的打狗棍直直

的打在佩利的头上。

 

然后时间就像是停止了一样,不管是刚刚还在攻击的佩利,还是在一旁观战的雷狮一行人,都因为米歇尔刚才的不可思议的举动愣住。

 

数秒后米歇尔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一是冲动的后果,导致自己处于干干的气氛当中,棒下的佩利脸色更黑,背后燃烧的怒火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死死瞪着米歇尔。

 

[对不起,佩利大人。]

 

米歇尔用最忠诚的语气向佩利道歉,可想而知并没有什么用。

 

米歇尔只能拿着那个打狗棍四处逃窜,不断后悔自己竟然想到用打狗棍来制服佩利,虽说真的很像狗,但就算是用狗的方式制服,也应该用捕狗夹什么的才对。

 

而且像素箱即使变成刀剑也并没有什么攻击力这一点米歇尔也很清楚,刚才的一击对于佩利来说肯定不疼不痒,现在绝对认为自己被戏弄了。而且一旁观战的帕罗斯现在笑的捂住肚子站不起,导致佩利更加生气恶化了现在的情况。

 

米歇尔明白自己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但和佩利交谈肯定不行,现在可以镇住他的应该是只有雷狮。虽说雷狮帮自己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想要突破现在的局面必须试一试。

 

米歇尔先让像素箱变成可以足够自己坐上去的大小,然后跳到箱子上漂浮到佩利暂时逮不到的位置。

 

[雷狮大人,我为我刚才的行为道歉,我绝对没有对雷狮海盗团有不诚之心,请让佩利大人停止现在的攻击。]

 

[好啊。]

 

雷狮意外爽快的答应了,让米歇尔有些不安,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在想确认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雷声,米歇尔转头回望情况,直接见到一道闪电正在笔直向自己打来。

 

米歇尔做出反应翻动像素箱,让像素箱和自己互换位置,用像素箱来抵挡雷电的攻击,但是失去像素箱的支撑米歇尔往下掉落。

 

米歇尔把身体调整成安全下落的姿势,集中精神为落地作准备,可是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雷狮忽然闯进了米歇尔的落地点,手里的雷神之锤缠绕着雷电。让米歇尔立即明白了刚才的闪电就是这个男人释放的。

 

雷狮微微握紧雷神之锤,原本缠绕在雷神之锤的闪电散发出更加闪烁的光芒。雷狮跳起冲着即将掉落下来米歇尔挥去。

 

[像素箱——盾!!!]

 

像素箱接收到命令迅速开始执行米歇尔给予他的任务,奈何时间不够变成完成体,只为米歇尔挡住了一部分的攻击就被雷霆之锤强行打断。其余的攻击重重的落在米歇尔身上,雷电让身体瞬间丧失了行动能力紧接着雷狮一脚踢向了米歇尔的肚子,米歇尔因为这一脚的冲力摔倒附近的树上。

 

米歇尔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自己能感受到肋骨大概被踢断几根,身上麻醉也还没有完全解除。但这还不是最糟的情况。

 

雷狮一行人站在米歇尔面前,散发出的大量杀意让原本就站不住的米歇尔双腿发软,必须扶着树才能维持站立,自己现在如同被猎人拿枪对准的猎物,命运应经在猎人手中。

 

[你犯了三个错误,第一,你认为自己有能力反抗我们雷狮海盗团,第二,你低头俯视了本大爷。]

 

雷狮有意的停顿下了,然后怪笑着用着雷神之锤指着米歇尔。

 

[第三,你作为斗兽场中的奴隶竟敢妄图逃跑。]

 

米歇尔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面前的人是真心想要杀死自己。米歇尔叹了口气,望向身边的像素箱,估量现在还剩余的元力

 

[‘奴隶’如果不努力反抗怎么取悦斗兽场的观众。]

 

雷狮因米歇尔戴着面具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现在米歇尔的语气,让雷狮明显的感受到米歇尔气场有所改变,微微一笑心念有趣。

 

[佩利,他交给你了。]

 

一听到雷狮的允许佩利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攻击,这次不是单纯的拳脚攻击,而展现出自己的原力技能向米歇尔丢去。

 

[监狱模式。]

 

像素箱挡在重力球的运动轨迹前,闪出大量的白光使攻击过来的佩利睁不开眼也遮挡了米歇尔的行踪。

 

随后砰的一声,地面出现一个大坑,是重力球落地的产生的。但是却看不到米歇尔的行踪,佩利赶集过去查看自己的猎物,发现坑里只有像素箱。

 

[卡米尔。]

 

[除非有什么特殊技能不然不可能逃出去。]

依照雷狮一伙的实力米歇尔绝对不可能逃离出去,再加上在像素箱散发出白光的那一刻,帕罗斯就变出几个帕罗斯奔向米歇尔,受了这么重的伤的米歇尔不可能这么顺利从帕罗斯手里逃出。

 

那么关键点就在那个箱子。

 

[佩利把箱子拿来。]

 

雷狮抬头呼喊佩利,却看到佩利不停的啃咬那个箱子,口水已经完全覆盖在表面。在佩利听到指示后,打算交给雷狮时,雷狮便发话:

 

[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认为躲在这个小盒子里就安全了。]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

 

箱中发出声音,吓得佩利赶紧把像素箱从嘴里吐出来,二话没有就是一个重力球打在上面。虽然地面因重力球的下压产生一个坑但是像素箱却在坑里依旧完整。

 

[虽然这样说有点丢人,但是正因为我没有高看自己所以我才会躲在这里。]

 

米歇尔再次发话,同时也告诉雷狮在这个状态下的像素箱是无法击破的。

 

[你不是代表着鬼天盟来博取我们的信任吗?现在这个态度,真让我有种想直接毁掉鬼天盟的冲动。]

 

[雷狮大人,你知道信任关系...不,是世界上任何一种牵绊的基本是什么吗?]

 

[什么?]

 

[要先活着。]

 

说的太过有理,雷狮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旁边的帕罗斯笑个不停,不停的擦拭自己的眼泪,看来米歇尔刚才的一段话正中帕罗斯的笑点。佩利还是一直坚持不懈的攻击像素箱,可是没什么作用然后就一脸郁闷的盯着。

 

[总之给本大爷出来。]

 

[不出。]

 

[出来。]

 

[不。]

 

[很好,佩利去挖个坑把他埋了。]

 

[等等?!!!]


题外话

怀疑自己为什么总是在深夜发文…

评论(6)
热度(39)
ES/AOTU/家教/fate/小英雄/文豪/火影等

乙腐双吃/人丑弧长/圈地自萌/杂食动物

关注的博客